首页电商巨头 > —正文
职业反假日将触角伸向互联网。
2020-01-05 11:39:52

20多年前,像王海这样的一群人把专业防伪这个词放到了公众的视线中。20多年后,法律界仍在争论专业造假者的身份问题,而专业造假者则将注意力转向互联网,将其作为一个更大的战场。根据长宁法院最近发布的一份白皮书,从2017年到2019年,该医院共受理了37起涉及专业防伪网上购物合同的案件,并签订了330起案件,共涉及10多起案件。1400万元,病例数逐年增加。2019年收到的案件数量是2017年的17倍。

专业防伪者开始举行集会,食品和药品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

法院发现,近几年来,专业防伪团体逐渐从单打个人发展到集团化和专业化。该群体成员关系密切,主要是夫妻关系、亲属关系和同乡关系。成员的住所和居住地往往相似或相同,收信人地址集中在同一街道和乡镇。在集团内部信息资源的共享与互通中,存在着防伪商品种类趋同、委托同一律师提起诉讼的现象。防伪的牟利目的是显而易见的,更多的是采用同一商品多次下单,同一家商店用不同的账户反复下单,以增加付款金额,增加索赔额,获得更大的利益。

此外,还有个别的防伪人员为了扩大收入,成立微信集团,开门接待学生,交流防伪经验,提供入境培训,甚至有侥幸心理和投机心理,还有欺诈和敲诈勒索的嫌疑。这种防伪实践使专业防伪人员在权利和违法犯罪的法律保护的边缘地带游动,迫切需要给予一定的规范和积极的指导。

他说:在个案类别方面,食物及医药产品所占的比例明显偏高,占2019年所接获个案的75%。然而,这些案件中有相当一部分与食品和药品本身的质量无关。专业造假者针对进口商品无中国标签、产品说明、行政审批程序等缺陷,对假冒伪劣产品和违法经营主体无明显影响,对社会危害很大。

建议将专业防伪一词改为赏金猎人。

法院认为,虽然网络专业防伪在打击假冒伪劣产品、促进消费者保护权益、净化市场环境方面的负面影响也在逐渐显现,专业防伪高索赔倾向于牟利,甚至形成灰色产业链,这不仅降低了防伪的积极作用,而且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和商业环境。

然而,法律上并没有专业防伪的概念。目前,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只澄清了食品和医药领域的假货消费者主体资格,对以营利为主要目的的有组织的假冒伪劣者没有定论。这就导致了对专业假冒伪劣者是否属于消费者的不同判断,在审理相关案件时,这些消费者应受到法律的保护。

我们建议立法区分专业造假者和普通消费者,澄清专业假冒伪劣者的法律地位和特征,划定专业假冒伪劣者的界限,并作为森林啄木鸟发挥积极作用。长宁法院有关负责人还指出,政府部门可以借鉴国外赏金猎人制度,聘请专门人员对网络商品进行现场检查,并支付一定的工资,也可以对防伪效果给予一定的奖励。